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stock > 要闻

3千亿白酒股跌停!“抱团散 小盘起”民航机场板块机会在何方?

时间:2021-02-23 01:05:42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  

2021年,五一小长假,十一黄金周均有望帮助机场行业进一步复苏。

近两个交易日,市场的投资风格发生了极端变化,市值超过3千亿的大白马山西汾酒跌停,抱团股的主要阵地白酒、消费、医药均出现较大跌幅,牢牢锁住跌幅榜前列。两市再次发生了多数股上涨,指数下跌的情况,这恰恰应证了我们此前的预判。1月27日文章《“大水退,抱团消”,头部基金经理Q4已发出开辟“新战场”信号》提到,流动性收紧已经发生,后市需要警惕。

我们认为,当流动性的“大水”缓缓退去,首当其冲的就是抱团股,而一些低洼的迎来拐点的价值板块或将成为资金的“避风港”。

民航机场板块的看点

随着新冠疫苗的全球普及,国内外疫情进一步减缓,航空运输管制有望迎来松绑。当前民航机场板块估值处于历史底部区间,未来2-3年,航空需求将迎来确定性改善。

油价上涨,航空公司会怕吗?

2月18日,牛年新春开工第一天。国家发改委通知,当日24时起将上调汽柴油价格至每吨275元、265元,实现跨年度“七连涨”。

在年前我们的文章《拿什么拯救你,结构性熊市:一个品种期货飙涨,留意细分赛道的投资价值》里,我们提前提示了OPEC+石油输出国大规模减产信号,以及全球需求逐渐恢复,造成供需偏紧,油价预计会保持高位。

截止到2月22日17时,布伦特原油期货实时价格达到62.7元,与2月7日时的油价相比,保持在了60美元上方的高位运行。市场普遍认为,随着疫情进一步退去,油价预测会维持高位。


而燃油在航空公司的成本结构中占比最大,约25-30%,因此油价的波动会对航空公司的利润产生直接的影响。

从收入角度看,航空公司的主要收入并非是机票,而是来源于辅助收入,即通过对旅客直接销售或者作为一种旅行体验间接产生的收入。


不过,辅助收入的核心依然是客流量。根据中国民用航空局统计数据,受疫情影响,截至2020年11月,中国民航旅客运输量同比下降38.2%,国内航线和国际航线旅客运输量分别同比下降32.1%和86.1%。

但以2020年1月国内机场旅客吞吐量和飞机起降架次为标准,在2020年八月份旅客吞吐量已开始接近一月份水平并在10月份正式超过1月份。且2020年7月全国国内机场起降架次已经接近2020年1月水准,8月份已经全面超过1月份水平。

按照这个复苏趋势,航空公司有望减少亏损甚至扭亏为盈。根据中国民航20/21冬春航季航班计划,每周共安排航班同比增长20.2%。


券商认为,短期来看,目前我国疫苗接种剂量约4000余万次,接种比例为2.82%,预计后续进度将加快,节后航空出行将迎来需求的复苏。中期来看,国际方面,当前以色列、阿拉伯、英国、美国、巴林接种比例分别达到74.4%/51.1%/23%/15.8%/14.6%,全球每日新增确诊人数出现明显下降。航空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时期已经过去,有望迎来触底反弹,当前板块估值处于历史底部区间,未来2-3年,航空需求将迎来确定性改善,对于低成本、高品质航线,高线占比,业绩弹性大,区位优势明显的航空公司有望首先率先弥补疫情造成的亏损,重新恢复价值。

机场行业的危机与机会

与航空公司息息相关的是机场公司,但两者在收入来源上却大相径庭。

机场企业的收入来自于航空性业务收入与非航空性业务收入。航空性业务具有类公益性,非航空性业务具有收益性。在我国,民用机场航空性业务和非航空性业务中的部分项目实行政府指导价。而非航空性业务大多以市场调节价为主。


从这收入构成不难看出,对机场公司利润影响最大的是非航空性业务收入,如商业租赁、广告特许经营等,这其中商业租赁是大头。

在商业租赁中免税零售利润最为丰厚,机场亦作为了中国中免最大的传统销售场地,凭持续增长的客流量,机场的议价能力远强于中国中免中国中免需要向机场支付高昂的场地租金及相关费用。

根据此前协议,中国中免的日上经营与上海机场约定从2019年开始至2025年结束,日上要付给上海机场合计410亿的销售提成。同时,还约定每年提点不能低于日上营业额的42.5%。日上2017-2019年向上海机场支付的免税店租金分别为25.55亿元、36.81亿元和52.10亿元,占上海机场2017-2019年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23.30%、39.53%和47.60%。


但疫情打破了这个平衡,由于客流量的锐减,两者地位发生逆转。中国中免与上海机场于今年1月30日发布公告,双方订立补充合同,上海机场免税店租金直接减免70%,仅收11.56亿元,且调整固定保底租金为浮动,简单来说就是客流少就租金少,客流多就提成多。

该补充合同发布后,造成的后果是2月初中国中免股价收涨8.17%,而上海机场上海机场两日市值蒸发约290亿元。


但从中长远来看,机场的盈利能力并不会有过多受损。

我们认为,上海机场与中国中免签订的合同是短空长多,利润后移。因为上海机场根据短期疫情影响下客流量的减少而做出了短期利益的牺牲与让步。上海机场通过将原有的“低保低+高提成”的模式在签完新合同后转换为“高保底+低提成”的反向模式,提升自身中长期议价的能力,从而换取长期价值。

得益于国内有效的疫情防控,尽管在国际航班依然面临着严格限制,但是国内从2020年上半年进入疫情防控常态化,国内社会经济活动逐步恢复正常,国内航空运输逐步恢复,国内机场各项指标也逐步恢复。

券商认为,短期来看,但随着国内新冠疫苗的上市,全民接种开始进行,国内航空运输管制及压力将会进一步减少。而伴随着国外疫苗产能的紧缺以及变异病毒的诞生,预计一定时间内海外疫情形势依然较为严峻,海外因私出行需求有望转向国内,国内需求增速加快,机场企业有望减亏。进入2021年,五一小长假,十一黄金周均有望帮助机场行业进一步复苏。

从中长期看,机场行业周期性弱,整体准入壁垒及门槛较高,所以行业内竞争相对平和,不易受到新人挑战,发展不受打扰。并且,机场行业一直处于快速发展阶段,随着每年较大规模的固定资产投资,机场数量将会长期稳定增长。我国民航发展规划目标明确,机场行业面临持续良好的政策发展环境。

与此同时,我国人均收入水平依旧不停上升,无论是消费需求和消费能力都有增无减,居民乘坐飞机的需求持续增长。我国机场行业政策发展环境良好,人均乘机次数远低于发达国家水平,长久来看,有着巨大的上升空间,机场行业长期稳定发展的势头仍将延续。整体看,虽然基本面的修复可能还需要一定时间,但市场预期往往是先行的,机场行业有不错的机会。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