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stock > 股市要闻

A股纾困一周年:质押风险降低了

时间:2019-11-29 08:28:09  来源:上海证券报  作者:  

2018年10月13日,上海证券报刊发《深圳斥资数百亿驰援上市公司》报道。深圳国资“开风气之先”,着手对上市公司纾困,救援那些实控人身陷股权质押危机中的A股上市公司。

彼时,不少上市公司的大股东遭遇不同程度的流动性危机,民企、尤其是制造业民企成为重灾区。纾困实控人,救援的是上市公司,稳定的是实体经济。

根据沪深交易所报告,纾困号角吹响后,各类主体投入的纾困资金合计约5000亿元。截至今年二季度末,已实施完成的纾困项目涉及224家上市公司,金额约861亿元。

据上证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11月28日,过去一年间,已有逾300家A股上市公司获得纾困或公告正接受纾困,落地金额合计逾1200亿元。

从最新情况来看,纾困力度最大的地区为广东、北京、湖南。其中,广东省的纾困力度最大。以深圳为例,获得深圳国资纾困的深圳本地上市公司逾60家。北京国资则为金一文化东方园林等上市公司“排忧解难”,湖南国资则驰援了凯美特气唐人神等上市公司。

“总体来说,国资纾困起到了极大的现实作用,缓解了大股东质押风险,上市公司获得稳健发展的宝贵时间。”一位参与纾困的政府人士表示,“但纾困只是缓解风险,最终化解风险还要靠上市公司和大股东自身。”

约300家上市公司获纾困资金驰援

回头来看,2017年、2018年的A股资本市场有它的特殊性。“那段时间,我们过多依靠质押所持上市公司股权融资,开始杠杆不高,但股价一跌,资金链一紧张,阵脚就乱了。”一家民营上市公司实控人表示。

中小民营上市公司、制造业上市公司普遍遭遇较大挑战。从2018年年度统计数据来看,民营上市公司股东成为股票质押回购融资的主体,其质押市值占质押总市值的比例达到82.4%。

统计还显示,2018年,控股股东持股质押比例超过80%的公司有595家,其中368家属于制造业,523家的市值低于100亿元,数量占比分别为61.9%、87.9%。而申报违约处置所涉及的82家公司中82.9%为民营企业

2018年10月后,随着为民营企业纾困的发令枪正式打响,各地政府、各方机构迅速行动。国资介入,纾困基金、纾困债等多项资金产品相继落地,一场纾困上市公司的行动星火燎原般在全国各地展开。2019年上半年,各地、各类纾困资金即已初步集结完毕。

深交所综合研究所报告显示,根据证券公司向沪深交易所报送的数据统计,各类主体投入的纾困资金合计约5000亿元。其中,地方政府成立纾困基金,宣告规模合计约2900亿元;46家证券公司设立支持民营企业发展专项资管计划,出资规模651亿元;18家证券公司获得开展信用衍生品业务无异议函、通过交易所市场达成信用保护合约规模6亿元,撬动民营企业债务融资规模合计58亿元;9家保险公司设立专项产品,登记目标规模1060亿元;14家债券发行人发行专项纾困债,发行规模173亿元。

纾困亦在第一时间落地

据沪深交易所统计,今年一季度,已实施完成的纾困项目涉及148家上市公司,金额约584亿元,其中92.6%的公司市值低于200亿元,92%的纾困对象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83.8%的公司为民营企业,49.3%的公司2018年报或业绩预告净利润同比增长。

进入二季度,纾困得到更广泛的落地。

根据证券公司向深沪交易所报送的数据统计,二季度末已实施完成的纾困项目涉及224家上市公司,金额约861亿元,较一季度末新增76家、277亿元,增幅分别达51.4%、47.4%。其中,86.2%的纾困对象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81.7%的公司为民营企业。

据上证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三季度至今,又有近80家上市公司公告将引入国资作为战略投资者,涉及股权转让资金逾385亿元。此外,又有逾10家上市公司大股东将股票转质押给深圳高新投、深圳市中小企业信用融资担保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中小担集团”)旗下公司等国资。

综合来看的话,过去一年间,约有300家上市公司获得总计逾1200亿元纾困资金驰援,受让股东股份等股权方式及质押融资等债权方式成为最主要的两种纾困方式。

实控人股权质押风险大幅降低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截至11月28日,在被纾困上市公司中,控股股东质押比例较2018年10月初下降的占比接近40%。此外,不少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将其股份转质押给了国资,尽管质押比例未明显下降,但风险得以大幅降低。

“实控人质押风险降了,上市公司也就心定了。而且国资纾困一般都会有严格要求,接受纾困也客观上要求上市公司及大股东稳健做好业绩。”受访的资本市场人士如此表示。

爱迪尔便是其中之一。在获得福建省龙岩市国资纾困前,爱迪尔大股东及一致行动人方面已经出现了持股质押风险。

“当时,大股东对资金的需求确实较为紧迫。”据爱迪尔董秘孙海龙回忆,龙岩国资的效率非常高,双方从开始接触到完成第一笔大股东质押债权的转移仅用了不到3个月时间。2018年12月,龙岩国资通过受让爱迪尔控股股东苏日明及其一致行动人狄爱玲、苏永明等人部分质押债权的方式,正式启动了双方合作,为大股东缓解燃眉之急。

2019年初,爱迪尔公告,隶属龙岩国资的龙岩汇金及其全资子公司永盛发展以总价2.17亿元协议受让3600万股公司股份。

迪尔现任总裁徐新雄正是龙岩市政府派驻爱迪尔的国有产权代表。谈及龙岩国资给爱迪尔的支持,徐新雄对上证报记者介绍,龙岩国资一方面通过龙岩汇金帮助上市公司解决部分资金需求;另一方面将国企规范的治理理念带入公司,同时为公司输送优秀、适合的人才。

“只有从资金及业务两个层面进行支持,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促进公司良性、健康、快速发展。”徐新雄表示,未来在业务、产业协同方面,龙岩汇金将利用国企资源优势,协调龙岩政府以及国企,尤其是当地知名的黄金行业上市公司紫金矿业,一同来探索合作的可能性,将爱迪尔做大做强。

同样在引入国资之后获得“力挺”的还有怡亚通。“怡亚通可以被视为深圳国资纾困的样本之一。深投控是全方位、立体式地为上市公司提供支持,不仅是资金,还从公司所处产业、业务上进行对接。”回顾过去一年多深圳国资纾困的情况,深圳某上市公司负责人对上证报记者表示。

在深投控的协助下,怡亚通与工行签署了不低于30亿的“债转股”协议,目前正与其他金融机构进行“债转股”的洽谈。同时,2018年底至今,怡亚通发行由深投控旗下高新投担保的10亿债券,以及深投控旗下中小担集团担保的10亿中期票据均实现超额认购,且创发行票面利率的历史新低。同期,深投控还为怡亚通提供了高达30亿元的借款额度,解决公司在发展过程中的资金需求。

“未来,深投控将在产业资源导入、金融服务支持等方面给予怡亚通全面的支持,公司也将充分发挥市场机制和国企资源的优势,实现1+1>2的战略目标。”怡亚通相关负责人表示。

深刻反思:

要主动降杠杆,股票质押“悠着点”

“虽然质押风险得到了缓解,但是上市公司大股东还是要多反思。”一位参与纾困的政府人士对上证报记者表示,上市公司理应是所有企业的标杆,但却集中出现了大股东、公司本身的流动性问题。很多企业及股东都存在对经济形势判断不足,或者是过分自信的问题,去做一些自己不擅长的事情以及高位质押,最终导致举步维艰。

实际上,已有上市公司与实控人在这轮危机中倒下。

一位因上市公司巨亏、大股东流动性危机、财报问题等暂停上市的企业实控人,给其他上市公司及大股东的第一点建言即是——主动降杠杆。“对杠杆太高的企业来说,必须早做规划,动态调整、处置一些股权增值大但对业绩未有直接贡献的资产。”

此前,这家公司曾看好几个大项目,在定增获批之前就抓紧投入。“当时应该考虑到资产负债率过高的情况。总体杠杆应该合理,不合理可能就会有大风险,不能把所有的东西放在一个‘篮子’里。”这位实控人表示。

说到股票质押问题,他有更多的苦与痛,甚至血与泪。此前,这家企业市值一度高达300亿元,暂停上市前,其市值仅剩10多亿元。

“当时过度自信,上市至今没有卖一股,考虑资金需要就做了股权质押。”这位实控人反思表示,“股权质押存在很大风险,特别是高比例质押的,一旦遇到股价大幅动荡,民营企业应对爆仓的办法并不多。”

“真正痛过才懂得公司治理、杠杆控制、经营稳健的重要性。”这位实控人向上证报记者表示。